迟到的正义?江西20年前毒糖案二次再审,双方建议改判无罪

2018-05-22

518日上午,江西李锦莲“毒糖杀人”案在江西省高院第二次再审开庭,68岁的农民李锦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19年了。将近3个小时的庭审后,均得出结论,原审判决客观证据不足,建议改判无罪。众多媒体、学者、专家均认为本案存在重大疑点与争议。

20177月,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再审决定书显示,李锦莲申诉称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严重违法,最高法经审查认为,该案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指令江西高院再审。

 

“李锦莲案”时间表

 

19981010日,李锦莲被批准逮捕

 

1999520日,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吉安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李锦莲公诉

 

199976日,江西省吉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锦莲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0523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不开庭审理,作出二审裁定:驳回李锦莲上诉,维持原判。

 

200296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通知书驳回李锦莲申诉。

 

20036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将李锦莲申诉一案转交江西省检察院办理,该院前后复查一年多,决定不予抗诉。

 

2011224日,江西省高院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再审。

 

20111110日,江西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维持此前对李锦莲的死缓判决。

 

201779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锦莲案二次再审。

 

2018212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向李锦莲送达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再审决定书。

 

2018518日,李锦莲“毒糖杀人”案在江西省高院第二次再审开庭。

 

案件经过


  1998109日下午, 江西省遂川县横岭乡茂源村,11岁的小林和10岁的小红在附近捡到四颗“桂花奶糖”后中毒死亡,警方从糖纸上鉴定出“毒鼠强”。1010日,48岁的村民李锦莲作为重大嫌疑人被带走。

  19981212日,李锦莲被批准逮捕。1999520日,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吉安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将李锦莲公诉至江西省吉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认定的事实是:李锦莲与中毒死亡的儿童亲属村民肖某存在婚外两性关系,1994年该不正当关系被发现,19983月,肖某要与李锦莲断绝两性关系,引发李锦莲不满。随后李买了鼠药和桂花奶糖将其包好趁机放在肖某家附近石壁上,肖某两个儿子遂中毒死亡。

 

案件存疑


疑点一:作案物证无法确凿

根据案卷显示,警方调查了遂川的店主夫妻,店主表示李锦莲只买过米和白糖,但没有买过桂花奶糖,也没有找到李锦莲制作毒药的工具,而案发现场的糖纸的指纹也无法提取。

 

 疑点二:证人所述是否足以认罪

村民的证词是说案发前听见李锦莲对儿子说“去小便”后看见朝肖某家走去。

但辩护律师表示证人所述不一定真实:村民作证时候看见李锦莲在五、六点钟,2小时候看见肖某,说明受害人毒发至少在78点钟。但受害人是在6点左右毒发的。

并且当时62岁的证人在晒谷的地方,距离李锦莲父子有一段距离,不能听见对话,也不能看清李锦莲父子。

检方认为,证人的证词有一定的关联性,但只能证明李锦莲有很大的作案可能性,不能作为直接证据认定李锦莲作案。

  另外,另外三位村民陈述案发之前20分钟李锦莲经过案发现场

可是,案发现场应当是受害人捡糖的地方,当天并没有任何人可以作证李锦莲去过石壁处——这个真实的案发现场,检方认为证言合法,但三人的证言无法准确得出李锦莲作案的结论。也无法确认案发的位置、时间。


 疑点二:警方鉴定是否能与被告联系

对于江西公安厅的鉴定证据而言,

检方认为,李锦莲家有老鼠药,有毒鼠强,导致李锦莲有作案可能性。

但该证据只能和药物毒鼠强联系,但两名儿童是如何服用毒鼠强的,证据无法证明,无法和被告人李锦莲建立关联,也没有对死者的胃部进行检验,不足以定罪。


 疑点三:是否存在非法途径获取被告有罪供述

对于被告人的11次有罪供述和自书情况,经过调查,李锦莲曾经遭受过疲劳审讯和刑讯逼供,尤其是疲劳审讯,在一天之内就有3份笔录,并且审讯一整夜的笔录。检方虽然没有在档案中查到,但也发觉公安机关在有关程序上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在对李锦莲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后,把李锦莲带到派出所和刑警大队二十多天连续审讯取得有罪供述,对李锦莲7岁儿子的询问时间从128日到10日,不符合刑诉法不得超过12小时的规定。法院应当对证据充分审查,依法做出合理的判决。

 

 双方一致建议改判李锦莲无罪

 控辩双方在三个小时的庭审中对观点进行了交锋,双方均得出了结论,一致建议改判李锦莲无罪。被告也充满了信心,希望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得到清白。

1240,审判长表示,将全面考虑证据,根据两方发表的意见,依法裁判,择日公开宣判。

人的一生没有几个20年,迟到的正义还能否等同正义?20年可以毁掉一个人,对于受害者来说是残忍的,受害者所遭受的伤害是无法避免的、也无法补偿的,公平和正义,应当及时保护每一个人的清白,而不是事后的救济。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